确实是这样 盗窃顺走女婴扔下 挟持护士被击毙

内容创业的春天真的来了吗-搜狐新闻 整理 本报记者 刘璐   移动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传统内容的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。   据第三方数据服务机构“新榜”的统计显示,目前在各大图文、音频、视频平台上,创业者的数量呈井喷之势,其中33%的创业者走在了双介质创业的路上,9%的创业者试水三种介质同时创作。刚刚过去的2015年,多个平台纷纷推出扶持创业者或自媒体人的策略,有一些优质的内容创业者还借助资本的力量迈上了新台阶。   与此同时,内容创业的市场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。如何面对市场环境、平台策略、内容质量、版权保护等一系列现实问题,成为众多内容创业者的困惑。   内容创业的春天,真的来了吗?听听自媒体大咖们怎么说。   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  秦朔   (“秦朔朋友圈”创始人,曾任《南风窗》总编辑、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创始人兼总编辑)   创业的100多天时间里,我觉得自己重新活了一遍,或者说生命重新绽放了一次。前阵子统计工作量,意外地发现我上个月写了20篇文章,有的篇幅还特别长;这个月写得更多,几乎每天都在写,还有很多的采访都在进行中,我发现自己在任何情境下都可以参与创作。   我现在每天四五点钟就醒来了,每天都像是在踏浪而行。有时候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折腾,想到一句话――“如果上帝不拿走我们的过去,就会拿走我们的未来”。我也经历过迷茫困苦,但是一想到这句话,就觉得这是上帝要把我的昨天拿走,否则我永远不会有新的成绩。没有什么救世主,更多的是用自我解放、自我彰显、谦卑学习的态度来面对。今天这样的生命历程,是我最快乐的状态。   有人说你太拼了,其实我拼的不是这三个多月,我拼的是以前25年的积累,那种积累在新的平台得到帮助、得到指引,使我得到无穷多的快乐和享受。   基于我的理解,媒体自身要从一个传统的地方到一个新的地方,很大的挑战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,来自于我们心态的调整。这时候,我们要改变一些习惯性的思维,要改变沿袭性的心态。比如,过去我们写文章只能按照这种段落、这种句式来写,现在或许可以颠覆。   我们这个年龄尚可以像农民一样耕种,年轻的你们为什么不能去创造、去绽放呢?每个人都要相信自己可以重新变革一次、重新活一次,要相信如果你热爱内容生产和你身上具有内容生产的潜力,哪怕是一个很小的公众号都可以释放出力量来,而且你不知道它的能量有多大。  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领域。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   回到工匠的状态   罗振宇   (互联网社群“罗辑思维”创始人)  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是一个“混搭”,拒绝被符号化。但是我现在非常清楚自己是什么。在罗辑思维视频第一季有一个小广告片,讲古时候有一些有钱人要雇人给他读书,那么我就是这个“书童”,可以称之为“社会知识服务商”。   什么是知识服务?不是提供传统的传道解惑,而是由于人们用于阅读和学习的时间越来越不够,我们就在某一个环节为各位提供知识服务。网上很多人问:罗胖什么都不懂,他是学新闻的,凭什么啥都讲?我想了一下,确实是这样。但我是一个知识的转述者,我用最快速的方式节省你的时间,让你来获取知识,我的服务就有价值。这种服务和送配菜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,我们都只有两个字――“用户”。这是一种新的服务。   经常有人问我:罗辑思维怎么运营社群?要是通过召集一帮人然后把东西卖给他们,这是“杀熟”,不是社群。社群是好商业的结果而非原因,世界上最好的社群从不需要运营,做好产品才是我的本职。罗辑思维有一个会员系统,但我们从不组织会员活动。我们的态度是“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负责”。我们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卖货的公司。如果将来罗辑思维崩塌了,那肯定是我们的货不够好、服务很差导致的结果,而不是因为社群。   不要被广告生意所驯化。必须回到一个工匠的状态,找到自己在越来越细的社会分工中的位置。我本人认为,在未来精细化的社会分工中有一个领域,现在有太少的公司在这个领域竞争,这个领域就是知识服务。把周边的信息以更符合用户时间安排的方式传递给他们,这是一个全新打开的社会分工,这是未来的手艺活。   好内容是唯一的传播动力   吴晓波   (自媒体“吴晓波频道”创始人、财经作家)   我认为自媒体运营的原则之一,就是内容是唯一的传播动力。   内容的好坏和传播数量是成正比的关系。我做自媒体比较晚,从2014年5月份开始。我个人的写作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和我过去20多年的财经专栏写作,并没有太多差别。现在我每周写两篇,另外的文章来自于编辑团队,可能更年轻化一点、更图文化一点。这其中也走过很多弯路,总的来讲,我认为内容是自媒体唯一的存在意义,特别是原创的好内容,是唯一的传播动力。自媒体在整个量化覆盖后,接下来肯定是优胜劣汰的过程,好的越来越好,差的则是浪费资源,肯定要被淘汰。   社群的价值是什么?我非常认同马化腾讲的“社群经济=连接+内容”。我觉得中间可以再加一个价值观,即“社群经济=连接+价值观+内容”。从内容提供者的角度看到的世界,和从连接者角度看到的世界,是两个世界。连接者看到的世界是平的,你有足够大的人群,你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流量分发。在做大规模流量的时候,可能免费是王道,免费补贴可以把大量的人聚集起来,但是聚集起来以后,你要提供什么东西给它?我认为到今天,连接的红利已经被消除了,它无法判断这个内容在未来意味着什么。而从内容提供者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是一个个圈层,因为你无法提供一种适合所有人的内容。对于内容供应者来讲,连接的成本已经趋向于0。好比在高速路上,当连接完成以后,剩下的就是哪辆车跑得更快,这时候内容的价值就被呈现出来。   所以,真正的社群是从内容出发的。通过专业的内容形成一种价值观,然后为价值观相同的人建立一种连接,由此才能形成一个社群。   照顾好你的耳朵   余建军   (音频分享平台“喜马拉雅FM”联合创始人、CEO)   人们使用音频的场景到底是什么?我想,概括起来就是“床上、车上、路上”。音频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――它是伴随性的,每天在不同的时间都可以带着它听。   内容创业首先是创业。创业有一个共性,我总结下来就是“大平台、小老板”。很有意思的垂直性平台,原来可能是依附于某个公司,现在可以走出来了。“小老板”不一定真的是规模很小的老板,它可以长得非常大,甚至还有一些平台属性。我认为媒体产业在快速地起步当中,音频自媒体应该会迎来一个黄金时代。目前,我们平台有将近80%的内容都是来自于用户原创的内容。   过去除了开车的人听音频以外,其他人听得很少。但是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在使用音频了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双眼睛、一双耳朵,过去眼睛是开发过度的,但是耳朵没有人照顾。所以我们所说的新生活,就是指声音将会成为全新的生活方式。   我们尝试了多个场景,比如说用闹钟把你叫醒,比如说把卫生间里的马桶做成有声的,甚至冰箱也可以是有声的。去年就有冰箱厂找到我们,看是否能在冰箱上进行声音加载功能,甚至后来发展到油烟机厂都找过来想做。人们开车的时候、给宝宝讲故事的时候……各种场景都是有声的。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场景让用户有一种直观的感受。前不久,我们推了一个“车载声音伴侣”,是一个很小的产品,比如说你听一个音频节目,全程不需要拿出手机,操作非常便利。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设备,让更多的用户在开车的时候能够轻松获取音频信息,不想听了可以一键暂停,一旋转还可以切换屏幕。我们希望把这些场景跟我们平台上广泛的内容对接起来。   音频有一些特殊的地方,比如它的创作成本比较低,在喜马拉雅上,你用手机就可以进行录音、剪辑,可以做节目,也可以进行个人脱口秀。我跟大家分享的一点,就是不必自己做平台,要善于嫁接平台。对于内容创业者来说,恐怕不需要一上来就自己开发APP,在刚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可以先把内容做到极致,再去考虑其他。我发现,能活得好的自媒体,第一就是传递干货,第二就是传递快乐,只要你具备这两个特点,就有自己的机会。   (根据“2016新榜大会?内容创业者之春”现场演讲内容编辑整理,有删节)相关的主题文章: